在这系列 OZY 穿越全球大街小巷问了个最简单的问题:你今天好吗?

Kent Moyer
洛杉矶

今天还不错。我基本上五点起床,不会超过五点半, 比其他人都早到公司。我任职於执法情报界, 每天第一件事就是先查看前一晚和当天早上的情报。

我们是独特的, 我们的客户群涵盖了富人与名人,包括达官显贵和明星。隐私和完善的保密系统对我们的客户来说十分重要,我们有类似谷歌的软体,在你输入名称时鉴定出五十种类型的威胁,像是绑架丶台风和谋杀。比方,如果有位客人将在墨西哥的四季酒店入住,我们能够判定饭店30英里内被威胁的程度。80-90%的保护工作基於情报,而这80-90% 的资料都是网路上的公开资讯。

波士顿爆炸案发生时,我有144则新闻和照片的相关报导。我用推特搜寻案发现场50英里内的操作状态查看可疑人物。推特是最快找出新闻资讯的管道,问题是,很多资讯是不靠谱的,你必须要有能力审查。

这行的服务模式来说,大部分是不及格的。我们的公司采用丽思卡尔顿酒店(Ritz-Carlton Hotel) 的黄金经营哲学来作为严谨的培训。

我是如何进入这行的:搬离加州 丶历经离婚丶 当时一无所有。我是个硬派武术家 — 有49年的资历。Martial Arts Masters武术大师杂志曾访问过我,他们称呼我为 ”现代版武士”,我一直都是个硬派。再次回归人生的轨道前,我让自己的生活多了点乐趣,我丰富了空手道经验和演过一些戏。後来在洛杉矶就读武术学校转而踏入成为保全人员来维持生计。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花花公子庄园和创办人修˙海夫纳 (Hugh Hefner) 一起工作,当时他身边有四位全天候保全人员和许多值班警察。他们雇用我因为我最能打,大众以为保镳工作就是打架 - 但并不是这样的。我发现没人真的了解什麽是保安,而我向特务人员学习到的是,20, 30年来他们从未开枪过,因为情报才是最重要的。我在执法界是个专家 — 专精顶级保护。

从小到大我的偶像是穆罕默德˙阿里(Muhammad Ali)。我住在宾州鹿湖公园。我会带着零钱,骗爸妈然後骑脚踏车去阿里的训练营,只为了看他训练。那还是阿里很早期的时候,拉里˙霍姆斯(Larry Holmes) 当年还是是他的对打。我还记得偷用一台收音机半夜在房间里收听阿里和索尼˙里斯顿 (Sonny Liston) 的对打,我真的非常欣赏阿里。

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创业家,做着买和卖的生意。曾与前特务局副局长为一间着名公司工作,那间洛杉矶公司关闭後,我创立了一间自己的公司。公司开始日渐成长,我去了宾大沃顿商学院进修 (The 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), 花了15万美金学会先进管理,没有一个保全人员会去读商学院。

如果你说 ”跟我聊聊怎麽海扁那些坏人”,我完全没有例子可以给你。因为在这行16年没有发生过皆因为心态是百分百正确。
如果你看看现今全世界的犯罪事件,凭良心说执法人员应该要积极主动而不是被动。
枪是最没用的。如果你做的对,永远不用派枪上场。如果发生枪战,表示你已经远远落後。